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02276 破劍
    陳曌另外一只手抓住劍柄,用力的拉扯出來。

    不過這柄白銀破曉雖然沒有人操控,可是力量卻絲毫不弱。

    雖說陳曌現在不能動用全部力量,可是力量一樣屬于非人級別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這把劍居然讓陳曌感覺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不過這把劍依然被陳曌一點點的抽出手掌。

    終于,白銀破曉被陳曌抽出來。

    白銀破曉立刻激烈的掙扎起來,想要從陳曌的手掌掙脫。

    陳曌一把將劍鋒刺入地面,同時手掌牢牢的握住劍柄。

    “陳,你怎么樣?”馬修等人連忙跑到陳曌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沒事,不過這把劍真兇。”陳曌即便已經將白銀破曉刺入地面,同時還抓著劍柄,可是白銀破曉依然在發出震吟。

    陳曌又道:“你不是說你有辦法嗎?”

    “我試試看。”馬修也不是很確定。

    馬修伸手去握住白銀破曉的劍柄,陳曌則是順手松開白銀破曉。

    馬修的圣光之力開始和白銀破曉的力量接觸。

    白銀破曉似乎不再那么激烈。

    馬修長長的松了口氣,可是當他松開劍柄的瞬間。

    白銀破曉突然從地面拔起,猛然刺向馬修。

    這時候的馬修狀態本就奇差,而這個攻擊又來的太過突然。

    以至于他根本就沒來得及做出防御。

    眼看著白銀破曉即將刺中馬修。

    陳曌一把抓住了劍柄,讓白銀破曉無法再寸進半分。

    馬修看著眼前距離自己不足半寸的劍尖。

    突然一陣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“看起來你失敗了。”

    馬修無奈的看著陳曌:“抱歉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只能摧毀這把劍了。”陳曌說道。

    想要控制這把劍已經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這把劍在陳曌的手中瘋狂掙扎,只要陳曌松開的瞬間,白銀破曉就會造成傷亡。

    馬修的臉色一陣猶豫,最終還是無奈的點點頭。

    對馬修來說,摧毀白銀破曉是一種褻瀆的行為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也沒有其他的辦法。

    白銀破曉感覺到了陳曌的殺意,掙扎的更為激烈。

    可是沒有人操控的白銀破曉就是無根的浮萍。

    陳曌猛然舉起白銀破曉,重重劈在巖石上。

    鏘——

    一時間,火星四濺,白銀破曉并未折斷,不過的確磕出一個缺口。

    霎時間,白銀破曉的靈性弱了虛弱。

    陳曌又一次舉起,再次劈下去。

    鏘——

    星火四濺,劍斷!

    斷劍斷口處噴涌出龐大的神圣之力。

    眾人臉色各異,只有陳曌面無表情。

    “陳,你的手上的傷勢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陳曌抬起手掌看了看:“已經差不多好了。”

    馬修看到陳曌的手掌,本應該被穿透的手掌,居然已經彌合了傷口。

    馬修的臉上寫滿了驚疑:“你這是什么魔法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我有超常的自愈能力。”陳曌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自愈能力這么強大,那你之前到底受了多重的傷勢?居然無法自愈。”

    馬修依然認為陳曌之前的虛弱狀態是因為受傷。

    陳曌聳了聳肩,沒有繼續解釋下去。

    “一柄劍就這么難對付,后面還有五百四十七柄劍,如果都是這種程度的話,估計我們會死在途中,也許下一柄劍就會要了我們所有人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馬修的臉色凝重,就如陳曌所說的那樣。

    他們現在所面對的不是一個兩個敵人。

    而是一個能夠毀滅整個國家的魔法陣。

    即便他們現在破壞了一柄劍,也不代表什么。

    只要陣眼沒有被破壞,那么這個魔法陣就不會消失。

    “我們并不需要面對全部的圣劍。”英迪莉婭說道:“這個魔法陣分布范圍很廣,我們現在所處的應該只是魔法陣分支中的一條,神圣王朝的覆蓋方式是以陣眼為中心,再以線條的分布方式向外擴散的,我們順著這個洞窟前進,沿途也許會遇到一些圣劍,不過只要我們能夠撐活一段路,找到陣眼核心,再將之破壞,那么后面的圣劍也將徹底的淪為無主之物,不會再被魔法陣控制,更不會主動攻擊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們現在的狀態,即便是面對著個位數的圣劍,我們也有可能出現傷亡。”馬修說道。

    他不害怕冒險,可是現在并不是他一個人。

    就隊伍目前的狀況,只有他和陳曌有一定的戰斗力。

    而不管是他還是陳曌,都是身上帶傷。

    甚至他覺得,陳曌剛才受傷后又快速的恢復。

    看起來傷勢已經好了,可是肯定消耗了大量的魔力與精力。

    也許接下來的路程,都會是他一個人應戰。

    后面的危險路程很可能會讓現在這支隊伍的人員減員。

    “也許我們現在應該暫時的撤離,而不是貿然的向前走。”

    馬修的提議無疑是最保守的,同時也是最穩重的方法。

    等到其他人恢復一定的戰斗力了。

    或者是等到自己的實力恢復了,再考慮過來這邊。

    “不,現在撤退還為時尚早,不管怎么樣都是我們自己的臆測,也許后面會更輕松也不一定,哪怕后面遇到了大麻煩,我們也可以再選擇撤退。”陳曌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這么認為的。”英迪莉婭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們堅持的話,那我們就繼續前進。”馬修無奈,只能同意。

    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他們的隊伍不會遇到更大的麻煩。

    而他們沒走十分鐘,就發現沿途的骸骨再次變得。而且多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數不清的異類骸骨,鋪陳在地上。

    前方一把長劍漂浮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下面的骸骨已經匯聚成一個金字塔。

    當眾人出現在那把劍面前的瞬間,那把看似樸實無華的長劍突然爆發出強如風暴的力量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猶豫,那把長劍帶著無匹的劍氣從上而下斬落。

    “糟了……小心!”馬修驚呼道。

    陳曌猛然朝著旁邊一躍,堪堪避開劍氣。

    “好強的劍氣!”馬修驚嘆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把劍是什么來歷?”

    “從劍的造型來看,應該是華夏地區的劍,劍上帶著渾厚劍氣,不過我所能看出來的也只有這些,更多的信息我已經無法再提供給你們。”

    
為您推薦
亚洲最佳ag游戏平台 赚钱的软件 六合彩手机网址 贵州快3开结果下载 中国足彩网 6场半全场中奖规则 3d和尾走势图大赢家 欢乐斗地主刷分器 黑龙江22选5 六场半全场胜负彩预测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100期 大型游戏中心 304永利集团游戏官网 北单官方停售 辽宁11选5号码 藏宝阁9090990开奖资枓 广东十一选五遗漏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