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十九章 答應
    “縣太爺,明明是王二趁我不注意的時候,拿走了我放在豬肉攤子上未及時收走的銅錢。”

    “青天大老爺,是王麻子誣賴小人呀,這錢袋子明明是早上我媳婦兒給我買白面用的。”

    公說公有理,婆說婆有理。攪得謝尚權也一時分不出個誰對誰錯,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這好辦,一人給上十板子,看他們還不招。”謝堇銘為自己的智商很是佩服,果然他還是很聰明的。

    “非也,非也。縣太爺你若信民女,不如端上一盆清水,將錢袋放進去自然知道誰在說謊。”

    “此話怎講?”

    “屠夫說他的錢袋放在了豬肉攤子上,自然上面是沾了油的。放入水中,錢袋上的油脂就會飄上來,反之則水沒有任何變化。”

    王二聽完頓時慌了神,跪在衙門里連忙磕頭認錯。

    “小的知錯,小的只是一時起了貪心,求縣太爺饒了小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拉下去,重打二十大板。”

    謝堇銘再次收到了打擊,早知道他就不跟姑奶奶打賭了,還惹得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“這位姑娘甚是聰明,如果不是姑娘在此,下官還不知如何斷案。”

    “縣太爺謙虛了,民女只是用了些小技巧,而你才是有大智的人,民女自然是不能與大人相比的。”

    說這樣的話,在外人看來大多奉承多一些,而謝尚權卻在唐一芩眼里看到了真誠。這本來就是唐一芩的心里話,雖然她也是有智慧的人,但是關于朝堂之上的事她自然是不如謝尚權的。

    “你這孽子還有臉回來?”

    “爹,唐姑娘有事找你商談。”如果不是為了姑奶奶,他才不會回來。謝堇銘只敢在心里嘀咕著,他可不敢跟他爹叫板。

    “唐姑娘請,我們里面商討。”

    說真的唐一芩覺得跟這些官場人員打交道就是累,一臉的官腔不說,還有種淑女附身的感覺。為了一片光明的前途,她還是進入模式吧!

    “不知唐姑娘找謝某何事?”

    “那民女就直奔主題了,如果現在有個升官的機會,大人會不會把握?”

    三皇子剛找過他,說會有找機會讓他官復原職,這個時候唐姑娘又找上了門來,事情會不會太湊巧了些?

    “還請唐姑娘詳細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大人是否了解農田之事?我若是有辦法讓田里的收成增加一倍,大人覺得如何?”

    謝尚權也是被唐一芩的想法嚇了一跳,糧食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大問題,一般農戶一年下來最多也只夠自己吃,那還有多余的糧存下。如今唐姑娘居然有辦法將收成提高一倍,那農戶將不會再挨餓,這自是一件不小的事情。

    唐一芩見謝尚權還在思考些什么,她知道這件事本就讓人很難相信,如今露出猶豫的神情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唐姑娘這其中可是要耗費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人多慮了。小女生在鄉間,曾受到過一些指點,對這植物頗有一番研究。之前小女下田看過那些莊稼太過于稠密,看似種的多以為便能收獲的多,實則不然,莊稼過于稠密,反而吸收不了它應有的養分,就像一個人本應該吃一個饅頭才能長得更壯實,結果你只給那個半個饅頭,他又怎會比得過吃一個饅頭的人。而且那些莊稼高低不齊,定是有些長得好,有些長得不好,而影響的原因大多跟種子也有不小的關系。一個顆粒飽滿的種子和一個有些干煸的種子一同種下,誰得長勢更好,就不用小女多說,大人就應該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倘是謝尚權自認為見多識廣,今日這番言論還是讓他震驚,他從未聽人提起過這樣奇特的想法,想必這位唐姑娘也是非池中之物。

    “既然唐姑娘都把秘密告訴了本縣令,就不怕殺人滅口嗎?”

    “小女雖未曾和大人過多相處,但小女相信大人的為人,不然也不會找上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…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那唐姑娘對本官又有什么要求呢?”

    “小女這么做確實有些請求,日后小弟定會在官場上混,大人也知道我們本就無靠山,如今找上大人也是希望到時候大人能夠拉一把。”

    有目的就好說,可怕的就是沒有任何要求的人,往往最后怎么被算計死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唐姑娘的條件很誘人,但這么大的事情下官還是要深思一下,明日再給唐姑娘答復可好?”

    “應該的,希望大人好好思考。”

    謝堇銘站在屋外為自己默默的心酸,到了自己家卻進不去。還被出來的老爹嫌棄的看了一眼,甩袖離去。他做錯了什么?要被這樣不公平的對待。

    謝尚權自然是沒有過多功夫去搭理那個不成器的兒子,并且連夜修書一封,隨著黑夜,傳到了深墻大院的某處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唐姑娘呀,長得真是標志,看著也是知書達禮的孩子,我倒是喜愛。”

    畫風不對呀!娘不應該拉著自己的手,問問最近受苦了沒有?是不是餓瘦了?怎么一個個的都往姑奶奶身上貼,到底誰才是他們親生的?

    “夫人過獎了,若夫人不嫌棄,小女愿陪夫人說說話。”

    “你比那臭小子懂事多了,我要是有個這么乖的女兒,真是有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,你要是喜歡唐姑娘,收她做干女兒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聽完這句話,唐一芩真想一腳踩死他,這官家的女兒有那么好做嗎?一天天的不能蹦,又不能跳,還要裝作衣服淑女的樣子,累都累死了。

    “銘兒說的對,我這天天盼望著能有個女兒。”

    “可民女只是一界野丫頭,怕是會一不小心沖撞了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擔心,這謝家沒那么多規矩。你要是做了我干女兒,看誰敢欺負你,我定饒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這為了收一個女兒就這么破費嗎?把一向溫文爾雅的娘親都逼得這么兇猛了?果然女人不能看外表,其實內心更可怕。

    “干娘,你這皮膚保養得真好,這說出去你是豆蔻少女都有人信,女兒不才,向干娘來討秘方了。”

    從古至今,在女人這里永遠不過時的一個話題就是穿著打扮,拿這個往上套,總不會失手。

    “你這丫頭就會哄干娘開心,干娘哪能跟豆蔻少女相比。”在一旁的謝夫人一張臉早就笑成了夏花,充滿著成熟與誘惑,讓人忍不住采摘。

    謝夫人本就保養的極好,放在現代就是說她二十多歲也沒人懷疑。再加上謝夫人也是官家小姐出身,氣質更沒話說,妥妥的一名知性女子,讓人忍不住犯下沖動的罪過。
為您推薦
亚洲最佳ag游戏平台 新疆11选5软件 电脑开关延长线 山西快乐十分遗漏 两三万的赚钱机器 广西快乐十分投 半全场玩法 正刘伯温正料四肖中特 新浪彩票代购 军人敬礼的表情动态图片 足彩澳客网 猎球者合买 彩客网电脑版 查看广东26选5走势图 急速赛车国语 网易彩票停售 腾讯分分彩挂机月入2万